地災防治:聚力賦能向“智”防挺進

2021-01-25 admin

地災防治:聚力賦能向“智”防挺進

 

近日,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主管的,立足全體黨員、面向全社會的學習平臺“學習強國app上刊登了《中國自然資源報》官方媒體發布的一篇文章,題為《地災防治:聚力賦能向“智”防挺進》。文章圍繞“如何進一步貫徹落實中央會議精神,提升防災減災科技能力”展開論述,通過采訪“全國地質災害防治新技術新裝備新標準交流會”的與會領導及地災防治參展商,進一步強化了依靠科技手段進行地災監測和預警是推動防災減災能力提升的必由之路。在《中國自然資源報》記者對參展商的采訪中,我公司營銷副總陳子榮詳細介紹了方向圖便攜式微變監測雷達產品,相比于市場上的同類型產品,其高精度的監測精度及體積小、重量輕的便攜程度,深得地災防治企業的青睞,目前產品已廣泛應用于應急、自然資源、水利等行業。



 我公司營銷副總陳子榮接受《中國自然資源報》記者采訪


(以下內容轉載自“i自然全媒體——《中國自然資源報》官方百家號,作者:陳琛 范宏喜)

 

地災防治:聚力賦能向“智”防挺進


核心提示 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強調:加強自然災害防治關系國計民生,要建立高效科學的自然災害防治體系,提高全社會自然災害防治能力,為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和國家安全提供有力保障。近年來,圍繞地質災害防治隱患在哪里、什么時間可能發生這兩大疑問,自然資源系統大力推進地災綜合防災體系建設,加大科技防災力度,強化致災機理研究,筑起了守護群眾生命和財產安全的防護墻2020年,全國地災發生數量和造成的死亡(失蹤)人數,與十三五時期平均值相比分別增加14.6%、減少43.7%十四五開局之年,地災防治工作在現有基礎上,如何進一步貫徹落實中央會議精神、提升防災減災科技能力?《中國自然資源報》記者近期就此展開了采訪。


 2020年12月,全國地質災害防治新技術新裝備新標準交流會在長沙召開。中國地質災害防治工程行業協會供圖

 

一組數據:評估風險區域查“本底”


地質災害防治,“防”在“治”之先。而“隱患點在哪里、什么時間可能發生”這兩大疑問始終是地災“防”的關鍵點。

 

20世紀90年代末,原國土資源部首次開展全國1∶10萬的地災普查,其后的20年間,又分階段部署了1∶5萬的地災普查。目前,已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全國的地災分布發展規律。

 

近年來,地災防治行業和部分媒體在研究和報道時常引用一個數據,認為我國每年發生的地災有70%80%是已查明的地災隱患區域之外的新增災害點。因此,有質疑稱此前的地災隱患區域劃分是否存在誤判

 

統計調查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共發生地災7771起,而這其中的86%處于此前劃定的地災高中易發區。

 

真實的調查數據不會出錯,那截然相反的比例又該如何解釋?

 

自然資源部地質勘查司有關負責人表示,這是因為對“隱患”概念的定義不同造成的。此前對“地災隱患”的調查和“隱患區域”的劃分,是圍繞著“隱患”展開的。

 

對“隱患”的定義有兩種,其一是歷史上發生過地災,目前仍處于欠穩定狀態。其二則是雖未曾發生過地災,但已經有變形產生。經過數輪調查后,這些隱患信息已經被地災防治部門牢牢掌握,也成為群測群防員巡查的重點對象。這就使得部分媒體援引數據時,將“地災隱患區域”范圍簡單縮小為“曾經發生過地災的區域”或“已有變形產生的區域”。

 

“但是近年來,在強降雨突襲過程中,高中易發區域會快速產生新生隱患點,成為造成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的‘元兇’。這些都是此前從未查明、未露痕跡的地災隱患。”該負責人說。但這并不意味著此前的地災風險普查和中高易發區域劃分是“費力不討好”“事倍功半”。

 

中國科學院院士何滿潮介紹,此前我國的地災防治方法重點是找隱患點、防隱患點。但多年的實踐證明,點對點已無法做到有效防控,要由點及面,對高風險和高中風險區域進行管控。

 

中國地質調查局自然資源航空物探遙感中心高級工程師葛大慶告訴記者,許多“視線外”的高位遠程滑坡導致碎屑流、泥石流等鏈式災害造成嚴重傷亡,也往往難以預防。

 

2020年,自然資源部印發《地質災害防治三年行動實施綱要》明確,全面開展地質災害隱患識別與1∶5萬調查和風險評價,對重點地區開展1∶1萬精細化調查,查明風險底數,夯實防治工作基礎。對此,葛大慶認為,普查識別是本底調查,解決了有無的判斷,對隱患動態更新有很大的價值。

 

同時,自然資源部還在浙江省試點“隱患點+風險區的地災風險防控模式,主要做法是以風險碼”“安全碼”“地災智防APP”等為手段,從地災風險識別、管理、災險情處置和風險評估等環節,全流程實現動態閉環管控。自然資源部地質勘查司有關負責人表示,今年試點省份還將增加5個,為全國地災防治從隱患管理向風險防控轉變提供示范。


浙江地質三隊駐縣進鄉地質隊員在永康市開展地災風險勘查。洪勇剛 攝

 

一組儀器:普適型監測設備成“王牌”

 

202012月中旬,隨著橘子洲頭萬山紅遍,層林盡染的山林逐漸褪色,長沙進入了濕冷的冬季,降雨明顯減少。在地災監測一線忙活了大半年的技術員張志文終于擁有了一個完整的周末。他負責運行和維護的221臺地災監測設備全部通過測試期,實時監測著35平方公里的隱患區域。

 

“難!”提到2020年汛期地災監測情況,張志文道出了所有地災一線工作人員的心聲:聽到雨聲就睡不著覺,每一臺儀器的數據都要反復確認,就怕有紅色的異常數據突然蹦出來。

 

平時靠技防,特殊時期靠“人防+技防的地災模式,已越來越得到實踐的檢驗。依靠科技手段進行地災監測和預警,不僅節省人力、物力成本,更是推動防災減災能力提升的必由之路。

 

“目前我國地災監測預警儀器種類繁多,但是存在四大短板:標準化、智能化程度不夠,實時性、準確性不足,性價比不高,可靠性、穩定性欠缺。”中國地質調查局水文地質環境地質調查中心副主任李鐵峰告訴記者。

 

在全國地質災害防治新技術新裝備新標準交流會新裝備展示區,廣州南方測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系統集成部監測市場經理彭志洪手捧一個半徑僅為手掌大小、重量與普通手機相近的普適型GNSS接收儀告訴記者:這臺儀器經過了3年的研發,是根據自然資源部對普適型GNSS設備的要求來設計的。目前已經應用在全國12個省份。


 

地災監測智能設備展示。中國地質災害防治工程行業協會供圖

 

在展區的另一側,北京中關村智連安全科學研究院謝謨文教授向記者模擬了邊坡失穩變形后觸發一體化智能傳感器北斗微芯樁的過程:輕敲一下橢圓形的透明殼,“滴滴滴”的報警聲立即響起。

 

GNSS微芯樁采用北斗定位技術與微芯傳感技術相結合的方式。可以同時實現高精度的水平、高程位移監測和傾斜、振動監測。動態監測與靜態監測技術相結合,更精準的實現被監測物的安全狀態。截至2020年上半年,該設備在線服務300多個項目,成功預警25起險情災情。謝謨文說。

 

值得一提的是,2020424日,設置在廣東省梅州市的5個微芯樁多次捕捉到崩塌體振動,平臺第一時間向梅州市自然資源局發出預警信息,提前2小時組織避險,無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自然資源部地質災害防治技術指導中心首席科學家殷躍平介紹,普適型地災監測設備就是要通過孕災條件、監測數據、成災機理研究,找到滑坡的共性,掌握其運動規律和理論原理,建立預警模型,進而提高預警的科學性和準確性。因此,成為本次展會上諸多地災防治參展商們的“王牌”產品。


甘肅省隴南市武都區地災滑坡隱患點安裝了普適型監測設備。陳舒 攝

 

一場電影:從避險靠“吼”到防災靠“智”

 

“真故事、硬科普!”觀看完地災防治公益微電影《懺悔》的首映式后,張志文沒忍住擦了擦眼淚。

 

據導演易騰介紹,這部由湖南省自然資源廳、湖南省地質災害防治學會等單位聯合出品的微電影,改編自真實故事,講述李家塘村民周建不聽勸阻帶人返回滑坡現場,遭遇二次地災,最終造成死傷18人,多個家庭永失親人的故事。


微電影《懺悔》首映式。中國地質災害防治工程行業協會供圖

 

“地災預警就是和時間賽跑的過程。許多村民撤離時非常匆忙,在隱患還未完全消除時就想回家檢查情況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往往面臨二次受災的風險,有時還會因此釀成大禍。”易騰說。

 

如何避免已撤離的群眾在地災隱患點尚未解除警報時誤入危險區域并及時提醒?僅靠群測群防員用大喇叭挨家挨戶“吼”成效有限。

 

在航天科工慣性技術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孫貴鑫看來,這個問題的背后,實際上探索的是通過近距通訊、沉浸式AR等技術,使人和設備更有效地配合起來,實現最大化的資源與時間利用。

 

在位于湖北省三峽庫區巴東野外綜合試驗場,基于云端一體的物聯網操作系統已成功應用于庫區地災監測預警。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李曉玲介紹,該系統有效解決了現有監測儀器數據采集傳輸的實時性、穩定性、可靠性以及使用功耗等問題,減少了人員維護成本。

 

深圳市地質環境研究院有限公司市場總監劉永佳則現場演示了滑坡預警信息反饋系統:當安裝滑坡預警設備后,只要群眾攜帶手機進入隱患區域,系統就可根據通訊信號抓取到位置信息,隨即在大屏幕上顯示該群眾的位置,并且會第一時間自動發送短信到手機上。

 

“把反饋系統與隱患區域的大喇叭相連接后,還會通過自動喊話來警示。”劉永佳說。“如果將普適型地災監測設備與預警信息反饋系統并聯入網,實現信息的互通共享,有利于對地災隱患點的群眾進行管理。”


一次實踐:災后治理邁入“生態化”


201788日,四川省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0級地震,引發九寨溝核心景區發生大量崩塌和滑坡地災,景區因此一度關閉長達2年時間。

 

災害發生3個月后,四川省政府印發的《“8·8”九寨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總體規劃》提出,要把地災防治作為九寨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的生命工程,探索自然遺產地修復保護新模式。同時,要求2020年基本完成重點區域生態環境修復。

 

記者注意到,此前的《四川省主體功能區規劃》明確將九寨溝劃入重點生態功能區,納入生態紅線管控范圍。加之九寨溝作為世界自然遺產地,在其中開展的工程項目必須保證不能對世界遺產價值造成任何實質性減損。如此嚴苛的要求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分散式災害防治技術、施工方法全部被否定。幾經論證后,四川省在九寨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工作中,探索了一條“生態化防治”之路。

 

據治理項目方四川省華地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孫東介紹,滑坡中一瀉而下的泥石流形成了自然溝谷,對其植被進行恢復,穩固土壤、控制泥沙;堆積物被轉換成建筑材料再利用,減少停瘀量;已經形成的停淤壩則因地制宜進行自然景觀打造。

 

孫東向記者展示了九寨溝蘆葦海景觀治理前后的一組圖片,荒蕪和蔥郁的景象對比鮮明,他表示:“滑坡及不穩定斜坡治理后,提供了新的農業用地和建設用地。此外,還單獨規劃出一片區域用作科普教育。”

 

廣東省有色礦山地質災害防治中心主任藍冰告訴記者,地災不僅帶來經濟損失,還會對區域生態環境造成破壞,導致生態系統結構與功能改變;而生態環境的不斷惡化又會造成地質環境的不穩定而成為誘發下一次地災的隱患。


九寨溝災后恢復重建核心區重大地災治理示范工程。楊建攝

 

“地災工程治理和監測預警的本質是解決地質安全問題。”中國地質災害防治工程行業協會會長侯金武介紹說,面向“十四五”的地災治理,要求在治理地質災害消除地質隱患的過程中,融入“生態化”“景觀化”元素,修復山水生態功能;結合地方特征,植入關聯產業,實現人與自然的平衡。

 

“在確保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同時,為群眾脫貧致富創造條件,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實現發展方式的轉變。”侯金武說。

 

如今,九寨溝景區內,災后一度滿目瘡痍的山體已經被綠意所撫平。


有話要說

 

中國地質環境監測院(自然資源部地質災害防治技術指導中心)副院長 韓子夜

從自然資源部提出推廣普適型地災監測設備以來,全國陸續開展了相關的示范、試點應用工作,成為專群結合防治地災的一大亮點。20208月,我們在位于三峽庫區的某地滑坡現場調研時,看到當地地災隱患點警示牌上的預警方式仍是鳴鑼、吹哨。事實上,當地的200處地災隱患點已布設了216個普適型報警器、713個普適型GNSS監測點等一系列監測儀器。這些專業設備如何能最大化地發揮價值,與群測群防工作相結合,還需要提供更多的技術培訓和支撐。

 

廣東省地質環境監測總站站長 柯小兵

截至202012月,廣東地環總站為5865名地災群測群防專管員配置了工具包、多功能折疊鏟、夜視望遠鏡等8項簡易監測工具,為21個地級以上市、122個縣(市、區)自然資源部門開展技術支撐工作配置了便攜式地災應急調查工具箱、RTK無人機等14項技術裝備。但是,人工巡查地災隱患點的工作量和成本依舊巨大。如何借助人工智能地災前兆識別算法,自動發現潛在隱患點,實現隱患點的大眾排查,是廣東省地災防治未來的努力方向。

 

上海華測導航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監測集成產品線總經理 李宏祥

目前,我國地災監測設備廠家眾多,生產的設備型號多、涉及算法多,沒有統一的技術標準。有的設備制造企業宣傳過度,夸大GNSS精度,加之地災環境復雜,導致誤報較多。實踐中,尤其需要關注GNSS監測數據的可靠性、實時性和原始數據統一管理三大問題。因此,應盡快發布監測服務國家定價標準,區分設備、土建標準。同時,對各地群測群防員進行檢測維護技術認證,實現設備本地化維護,培養一支帶不走的地災監測隊伍

 

深圳市工勘巖土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馬君偉

普適型監測設備的數據質量直接影響著數據價值。因此,在設備的設計和生產上就應該聚焦數據質量,根據溫差、光照、地形等工作環境來進行針對性設計。比如,通過使用長效電池和強化能源管理,保證電壓穩定不影響數據,隔熱材料能有效降低環境溫度的影響,前置濾波能有效降低外力干擾影響,方位角自動測量可使施工安裝更方便。此外,設備施工工藝和安裝技術標準化規范化,也能讓設備更穩定,保證數據質量。

 

成都大學建筑與土木工程學院副教授 董建輝

目前,我國尚未形成一個完整的突發性地災監測預警系統性程序和規范的技術體系。通過地災防治指南的編制與發布實施,能夠幫助各地把握地災規律、建立應急監測體系、完善地災防治對策,逐步提高技術水平,確保地災防治工作更加有力、有序、有效地進行。可讓高校、科研院所參與地災指南編制,協助建立應急監測預警的技術框架,指導業界在實踐中不斷摸索和總結、不斷提升和完善。

 

(拍攝:李慧;剪輯 :陳琛)


?
大鸡巴黄色视频播放